今天W祝我生日快乐了,虽然迟了些,但我还是很开心,开心到爆炸,整个人仿佛充满了力量,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。
她说:她前段时间过得很垃圾就啥都想不住。很想问问她为什么又怕提起来让人烦躁,希望她接下来的过的好一点别这么糟心,听着心疼。
她说有东西要寄来武汉,很期待,接下来又会是磨人的三四天,不知道今年会是什么,但不管是什么我一定会很喜欢。

+

今天 太阳很大 天空很蓝
昨天收到消息说父亲辞职了,一瞬间的茫然和压力突然砸到了自己身上,不过还好自己找到了兼职,下个月可以拿到一部分钱,缓解一下压力。7月去黄冈实习有补贴,听说很闲可以再找份兼职,赚点外快。
似乎是不想大家太麻烦 又或许是因为没钱搞不起什么,这几年都会把生日时间偷偷改后几天,等过了再改回来,这样就可以悄悄的躲过去,等第二天告诉大家生日已经过了,不要再折腾啦,谢谢大家啦,哈哈哈哈。
似乎从早上醒来开始就在期待着W,其实只要一句话,我就能乐一整天,W存在的意义和别人有太多不一样,即使很久不聊天不说话不联系,W依旧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。作为一个留不住朋友的人,大概是自己太差劲,很多嬉闹...

+

今天 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

+

即使下着雨,武汉的天气依旧很闷热,每天洗澡渐渐变成了被逼无奈。

打开手机弹出来的推荐歌单,就像是充满蝉鸣的夏天一样热烈。

回想以前,我应该会更喜欢平缓的旋律。

大概两年前,去J市见W,J市的春末,在微凉中夹杂着一丝暖意。

W外放出的热烈旋律,就在这昏黄的路灯下,随着车水马龙一起喧嚣,那一路我始终默默地觉得这个旋律太燥。

可是再后来,打开播放器反而会不由自主的选择灵动热烈的旋律播放。

那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栽得太深了,不仅做不成自己,怕是连喜好也留不住,可是越挣扎反而觉得陷的更深。

更多的时候,我只是静静的想起W,偶尔会在某一个不经意间眼眶发酸,在某一个无聊的夜晚彻夜难眠。

我不再...

+

我们都爱画电影:

狐狸狐狸鱼:

“如果你什么都记得,

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......

就像你过去所做的那样,

看着我的脸,与我四目相接,

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。”


周边明信片戳:

原创电影插画明信片——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

(更多内容欢迎关注个人订阅号“狐狸狐狸鱼”,微博@狐狸狐狸鱼)

+

深渊里走出了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 

少年寻得了一位了得的师傅 练就了精湛的剑法 配上了寒光凛凛的宝剑 

终于在某一天站到了最高的山脚下 

少年穿着一身素衣 身后是被风微微吹起的鲜红披风 对着山门上的黑衣人说 我赢定了 你们谁也拦不住我 说完便举起了手中的剑刺了过去

经过一路的惨烈厮杀 少年终于站在山顶 咸腥的血液染红了素衣 凛冽的寒风 从双颊上划过 带出一道道血痕 

少年紧紧地握了握手里的剑望着眼前空空的一切 纵身一跃...

+

快乐和爱情,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,就某种程度上而言,实在是太奢侈。

今天A.B和C,兑现了之前打赌输掉的惩罚——在一个可以穿半袖的某天,在手臂上贴满彩色小猪佩奇。

今天恰好就是这样的一个某天,我惊喜的拍好了照片,打开了TIM,想着这么有趣的事情,你知道了一定会笑的。

但是打开TIM界面时,发现我们上一次聊天就在昨天,嗯……这个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意思吧,好险,再过一秒钟,我可能就要发出去了,太频繁的联系会让人反感吧。

遂又收起手机。

而更多的时候,是打开手机看着你的名字发呆,因为迟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去联系,而这种合适的理由,往往一连数月都碰不到一个。

有时候恶心透了自己的懦弱,...

+

今天的武汉天气很好,中午是那种只用在半袖外套件北中校服的温度。

下课后回寝室的路上人很多,就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,

右前方不到一米的地方的那个女孩从后面看特别像毕业时的你,

凝神看了很久,笑了,周围嘈杂的人声似乎也被这个背影压了下来,

心情似乎是好到了极致,藏不住的嘴角上扬,

明明知道那个人不会是你,却不愿绕到正面打破这份幻想,

明明再也不会常常想起你,却还是喜欢你。...


+

我以为我不在乎了
一次见面
几张便签
回头看看
就发现自己又被打回原形

第5年

+

我用了近三百天,才骗过自己说:这一切都过去了。然后又在某天深夜被记忆撕扯的遍体鳞伤,发现在醒着的世界里,伪装的那么真实。
我红了脸又红了眼,却终究没能让你停下来。你是每一首悲伤旋律后的故事,是每一个深夜的咖啡,是那一剂让人欲罢不能的吗啡。有的人是不是只能注定用来想念。
我努力的把丢掉的尊严一点一点找回来,我尝试着去接触新的东西,却最终没能让新事物填满自己的心,没能把自己从你那里抢回来。
我该是上辈子欠了你多少
才要我经历这番曲折
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还不完的债

+

就叫无题吧,反正也没什么意义。

喜欢的太久,就容易分不清到底是喜欢还是习惯。

我是一个很少做梦的人,但是到今天为止还会时不时的梦到,可能画面里没有你,却大多与你有关。有时候甚至都不理解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。

女孩啊,你的头发又染成了什么颜色呢,雨天伞下的你落寞眼神里又藏着什么心事呢。

女孩啊,有时你真的好像一坛老酒,辣口又回味无穷,酒量不好的我,明明想畅饮,最终都只能抿一小口,正因如此才能念念不忘吧。

拿下你,大概是我现在最想要做好的事了吧。


+

远行

+

那年民大的阳光很好

+

To all my friends

The night is young

The music's loud


+

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状态,即使是这样,还是想把自己变得更好,感觉把自己变得更好,一切就会变好。

总是做出错误的选择,总是撞上南墙,总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垂死挣扎。我望向窗外阴沉的天空和连绵的矮山,不知道该想些什么。

你的名字是我唯一的软肋,引起我所有情绪中,最复杂的一种,以前每当朋友提起你的名字,我便不知所措,慌张的岔开话题,后来竟也练得从容。

A说:“时间是良药”

嗯,只是有些疗程比较长。

+

作人生中,目前为止最重要最勇敢的决定。

+

武汉到济南,约900公里
济南到武汉,约900公里
往返约1800公里
火车一共26个小时。
单纯的只是想见你
类似的热情已经持续了三年,
不知道这种热情还能保持多久。

+

幻想

我想躺在摇椅上晒太阳,低头能看见你伏在我身上静静读书,你偶尔会把书中的话读给我听,分享你忽然想起的琐碎事情。

+

好有道理的样子。

悖悖论:

USB不确定性的哥本哈根解释和高维空间解释

+

博物馆奇妙夜中的女飞行员,是不是她???

老相册:

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,传奇女机师Amelia Earhart也许不知,自己竟将一去不返

1937年,在她出发尝试环球飞行前的留影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+

杂乱随笔(8)

突然好想你π_π
你会在哪里π_π
过得快乐或委屈π_π
每当听别人谈起过往怎样怎样,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你,会思考你有吃饭么?现在在哪个位置?是和哪个朋友谈天说地?还是一个人静静处之?想关注你的生活,想了解你的全部,想住进你的心里。

+

无聊→_→

+

木西.Saunato.LoFoTo:

冰雪覆盖的童话之城-奥蒂塞伊


意大利多洛米蒂山谷之中的绝美小镇


*整个多洛米蒂山系列结束后会有一篇游记*

+

© 浮 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